娱乐圈棋牌

【第二季】馮遠征和梁丹妮
 本期《人生相對論》的舞臺上迎來了馮遠征及他的妻子梁丹妮,聽他們講述自己的人生相對論,他們是如何相依相守,相互扶持,攜手走過一路的風風雨雨。

馮遠征:十年磨一劍
十年,說它短吧,有時候度日如年;說它長吧,又是彈指一揮間。對馮遠征來說,十年孕育了一部戲,是彷徨不安,是焦灼等待,是收獲感動。在《人生相對論》的舞臺上,馮遠征講訴了為排演話劇《司馬遷》所做的十年辛苦準備。

司馬遷著《史記》而名遐于世,同樣廣為人知的還有他的宮刑,據說為了保護家里的人,家族決定分家,也就是拆姓,司馬變為同姓和馮姓。馮遠征說,算起來,我也是太史公司馬遷的后裔。在2005年參加祖籍陜西韓城的司馬遷的一個紀念活動,有感于司馬遷其他的經歷不為人知,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做一個戲把司馬遷的故事講給大家聽,從此開始了漫長的找人寫劇過程。前7年,遍訪了當地的作家,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,直到茅盾文學獎獲得者熊召政老師的出現,才圓了這個夢。

馮遠征說,他排練這部戲的時候,經常出現忘詞,這讓他感到相當的驚恐,這意味著他的藝術生命該終結了。前面兩天,每次演完第二天渾身疼,直到第四天早晨才不疼,而且突然間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前所未有的輕松,究其原因,馮遠征說這個戲做了10年,身兼演員和導演兩職,壓力不知不覺中滲入到骨子了,不僅僅是心情,也成為一種潛意識,直到在舞臺呈現的時候,觀眾的認可,才慢慢消除了這個心魔。對于早期的家暴男——安嘉和,馮遠征說,從開始對這個角色的糾結,到現在的幸福感,他已不再忐忑于角色對自己的影響,熒屏形象越深入人心,說明你演的越成功。馮小剛、葛優怎么看待他“馮女郎”茉莉的演出?《1942》他和張國立、徐帆又經歷了怎樣的“非人減肥”?

梁丹妮:風雨過后是彩虹
說起她,現在人們是這樣的稱呼的“馮遠征的妻子”,她就是梁丹妮,一個歷經輝煌、低谷、涅槃的奇女子。在《人生相對論》的舞臺上,梁丹妮分享了她的演藝生涯和她與老公不得不說的愛情故事。

9歲當兵的她,一開始進入的是戰士雜技團,這對作為一個作家的女兒來說,外人是不可想象的,梁丹妮笑言,當時的我算是一個異類了。后來有機會出演了《傲蕾•一蘭》嶄露頭角,連續接拍了多部電影成為那時頗有名氣的演員。得與失總是在不經意中轉換,因為電影的拍攝,她跟不上雜技團的訓練,轉業進入了話劇團。從雜技到電影,再到話劇的三級跳,梁丹妮說自己也算一個空前絕后的人了。

美貌是成功的助推器也是成功的絆腳石,至少梁丹妮是這樣認為的。梁丹妮說,那個時候男演員是高倉健、唐國強那樣的標準,女演員是像宋春麗那種形象,更樸實更靠近工農兵形象。好多劇組是這樣拒絕我的,因為你太漂亮了,所以我們這個角色不能讓你演。即使后來到了戲劇舞臺,還是演的一些譬如《奧賽羅》當中的苔絲狄夢娜這種,很漂亮的角色。梁丹妮發現,外面找她的戲越來越少,人生進入了一個低谷,那個時期,在舞臺上她演出的更多的是和漂亮不相干的角色,200斤胖子、八婆等各種角色不一而足,迷茫一直圍繞著她,丈夫的支持,朋友的開導讓她堅持走出了這段抑郁的情緒。得益于低谷期各種角色的塑造,打開了她的戲路,接連幾部戲的演出,使她走出了事業新的高峰。

梁丹妮說,人生就是在不斷的歷練過程當中,不管是人生道路,還是事業上面,都會經歷林林種種,周圍的朋友和自己的信念都非常重要,但最重要的是你身邊有最愛的人陪伴你。

 

 

凤凰平台登录网址-娱乐圈棋牌|欢迎 吉美注册平台安卓版下载Welcome|娱乐圈棋牌 永利棋牌-娱乐圈棋牌|欢迎 www.alltobid.com 网页电子游戏破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