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圈棋牌

【第二季】宋春麗/劉威

宋春麗和劉威兩位嘉賓在《楊瀾訪談錄——人生相對論》的舞臺上,用演講的方式,揭曉他們不為人知的人生經歷。

宋春麗:八歲演母親的演員竟然是她
錄制現場一身戎裝,顯得英姿颯爽的宋春麗說起自己演母親的“訣竅”,她歸結為“來源于對生活的觀察和積累”:我從小就在大雜院里長大,里面有15家住戶,就是到現在,大媽大嬸的各種風格仍印在我的腦海里,譬如白大媽大家閨秀、大門不出二門不邁,按現在話就是高冷型;于大媽熱情,有次我從井里打水后不慎摔倒在她家門前,她飛快的從屋里出來扶我,并抱怨這事應該喊她兒子來做;這些院里的大媽們,她們有著不同的形象、性格,這些人物信息還有各種生活經歷都在我腦海中儲存起來,當我拍戲時,這種鮮活的人物形象就在腦中油然而生,我就把從生活中領悟到的東西用到戲里,就會表現得自然真實、演繹的人物形象更豐滿。而飾演母親角色的由來最早源于她八歲那年在學校文藝演出時,她飾演雷鋒的母親,這也是她演藝生涯第一次演母親。演完之后老師一句“這孩子將來是個演員的好苗子”的表揚讓她印象深刻,或許成為演員的夢想就是在那時鐫刻下的吧。

飾演多種母親角色的宋春麗更是一個女兒。她直言,在母親去世前的一年多時間里,她停下手頭的所有工作,專心陪伴母親走過最后的歲月,徹徹底底的做一個孝順的女兒,但有一件事讓她到現在都難以釋懷,到底是什么事讓已過六旬的宋春麗差點淚灑現場呢?

劉威:戲拍的少,但拍的真
年少時的劉威可謂活力四射,各種樂器學習,各種游戲自樂。從自制彈弓、彈夾,到笛子、二胡、大提琴的學習,再到學習相聲,每一樣劉威都能玩出自己的樂趣,也讓他以后戲路的底蘊也愈發豐厚。

不同于現在拍戲時有眾多的助理和替身,劉威直言那時候拍戲都是自己親自上場,自己擺弄道具和服裝。有次拍騎馬戲,由于零下四十多度的低溫,馬身上的鬃毛掛滿冰凌,都是自己用手清除干凈。為了拍一場船舷纜繩滑下追趕的戲,他更是不顧危險從數十米的船上徒手攀繩而下,下到船底的時候,雙手已是鮮血淋淋,褲子襠部更是已全部撕裂,劉威說,每回想時,他自己也是想想后怕的,但當時根本就沒害怕的感覺,每次都是自己本真演出。

在戲里拼,在戲外他也拼。有次拍戲時,劇組兩個司機有矛盾,貨車司機竟然開車撞向另一司機,來回碾壓,開車逃離,劉威不顧危險,拿棍追向已紅了眼的貨車司機,最終擒獲司機。他說,我那時就理解了見義勇為的人,在我當時那么做的時候腦子里也沒想所謂的什么英雄之類的,就是想要阻止惡性事件的發生。

就像楊瀾點評的,劉威是那種“比石頭堅硬,比花兒溫柔“的人。在錄制現場化作“慈父”的劉威說出了很多父母和孩子離別時的心聲,也許不是孩子舍不得父母離開,其實是大人舍不得離開孩子。

在節目現場,劉威更是抨擊了目前各種節目泛娛樂化的現象,尤其對所謂“老戲骨,小鮮肉”的叫法嗤之以鼻,認為小鮮肉,就像吃烤乳豬,只能吃皮。如此詼諧的話語讓我們認識了劉威的更多面。

凤凰平台登录网址-娱乐圈棋牌|欢迎 吉美注册平台安卓版下载Welcome|娱乐圈棋牌 永利棋牌-娱乐圈棋牌|欢迎 www.alltobid.com 网页电子游戏破解